据了解,经过1年试点,郓城县总从2016年起,将工龄工资纳入工资集体协商范围,在全县所有非公企业推行工龄工资制度。

作者| 猫哥

来源| 大猫财经

房价突破想象力,有很多种方法。

高有北上深,随便一出手,过道、地下室、车位都能卖出天价来;低有鹤岗,“楼层适中、采光良好”的房子,都能卖出白菜价。而且,高没有顶,低没有底,各种“纪录”随便就被突破。

7月初,北京西城区的六铺炕的一个小区的一套“学区房”成交,一套12.2㎡的储物间以360万的天价成交,单价30万/平方米,“最贵学区房”还是个优惠价,毕竟挂牌价就达到了400万。

那么低的呢?这么说吧,相比来看,鹤岗的600元/㎡都是“天价”。

01

这房子在甘肃玉门市。

猫哥在看售房信息的时候也吓了一跳,虽然不知道这算不算中国最低价,但是在猫哥的可见范围之内,这是最低的了。一套位于玉门市老城区的70㎡的“荒废房”,虽然标价1万,但是其售房主题上来看,2000元左右就能拿下。

对,2000元买整套,单价28.57元/平方米,这么看起来,不及鹤岗的二十分之一,而北京的那个储藏室的单价,是它的1万零500倍,差不多可以买下大半个老城区了,毕竟现在老城区的居民还不到3万人。

这不仅是突破了猫哥的想象力,顺便还突破了购房网站的下限。1万已经是这个二手房网站中,关于整套房的最低值了。

“荒废房”能有多荒废呢?

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破,根据其卖点,实际上也并不算真的荒废,房屋结构完好,而且可以通水通电通暖气。

而玉门本地人对于这样的房价已经见怪不怪了,毕竟在另外一家二手房网站上,玉门没有任何一间房挂牌。

02

房价这么便宜,是因为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房子。

玉门老城的很多房子,是早前玉门石油管理局盖的,成排的公寓房,在那个年代还是可以的,但是随着市局都搬走了,剩下的房子,也就只能任他们在那里荒废。

所以,以往还繁华的南坪街道,已经荒了,北坪逐渐成为了集中居住区,没人住的房子已经停水停电停暖,而北坪那边,怎么住划算呢?

如果住自己的房子,要千把块的取暖费,如果将这个取暖费的钱变成包含取暖费以及其他费用的房租,住起来显然更划算。

卖?

有的虽然是“自己的房子”,但是产权却是石油管理局,想卖房,就得通过石油管理局;而产权理得清的房子,很多又已经断水断电了,想要再通,又是一个大问题。

所以,那里的房子,已经成为了曹操所讲的“鸡肋”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毕竟2000块的卖房款,也不过是玉门老市区一年的房租。

是资产还是负累,大家心里的门儿清,谁又会买呢?

没人。

这是问题的答案,也是产生这样答案的原因。就像很多欧洲城市一样,一欧元就能买到海景房,当然在已经空心化的城市里也是乏人问津。

03

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,这可不是玉门应该有的境况。

唐朝的王之涣的《凉州词》有句: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。玉门与玉门关均得名于玉,虽然无论是汉、唐、宋三朝的玉门关,均不在玉门境内,但春风度不度并不重要,油才是玉门的命脉所在。

玉门曾“富得流油”。是真的流油,清朝的时候本地“鸦儿河”因石油涌于地面,采之可燃灯,逐渐名称都变成了石油河。

2019-08-24,中国第一口油井出油,中国不再是“无油国”,玉门成了中国石油业的起点,全国95%以上的原油出自玉门,即便是解放后,玉门原油产量也占全国的50%以上,位置举足轻重。玉门市区也因石油而成型。

但是,随着越来越多的地方发现石油,而且从产量上来看,玉门并不具备太大的优势。1959年的峰值产量140万吨,放在哪个大型油田上,其实都是有点薄弱的,所以玉门更像一所学校,培养人才、积累经验技术是第一要务,出油倒成了“实习”副产品。

所以,中国产油的地方,北到大庆,南到四川,而甘肃附近的长庆、柴达木、吐鲁番,都有玉门人的身影。那个时代的楷模王进喜,在大庆成为“铁人”,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玉门人。

但是到了90年代,玉门开始要“没油”了。

在历史的十字路口,玉门人不得不面对“向左向右”的选择,曾经一度“市局合一”的玉门市和玉门石油管理局,也分道扬镳。玉门市政府选择了疏勒河流域范围内的玉门镇作为新市区,玉门石油管理局选择了带着学校、医院以及石油工人们,去了酒泉的肃州区,建立了玉门油田生活区。

留下来的是玉门土著,但对他们而言,70公里外的新市区和80公里外的酒泉市,都不是最好的选择。在这个半废墟的城市里,还是有2万人左右,选择与玉门老市区的一草一木为伴。

同样没油的,还有同在酒泉的阿克塞和青海的冷湖,他们更决绝一些,直接全部废弃了老城。如今阿克塞“石油小镇”博罗转井成为破败的代名词,《九层妖塔》在这里取景,看中的就是它的破败程度,而冷湖的老基地,也是一片废墟。

04

无论玉门、冷湖还是博罗转井,算是一个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,城区迁移是不得不做的选择,但这背后也像极了一些城市的宿命。同是城市,不同命运,在一些大城市人口还在膨胀的时候,它们就成为了为大城市输送人的储备基地。

以前,它们叫做资源枯竭型城市,那里的煤铁油及有色金属资源,消耗殆尽,资源枯竭,城市就只能再谋出路,享受中央转移支付待遇。

今年,这样“缺人”的城市有了一个新的名词来形容它们——收缩型城市。

中国有多少城市在收缩呢?

较早从事收缩型城市研究的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吴康,利用2007年至2016年十年的数据,从660个城市(包括直辖市、地级市、县级市)中,识别出了80个“收缩型城市”,占比12.1%,这些城市2016年人口数据少于2007年,且连续三个自然年人口增长为负。

而其合作伙伴清华大学龙瀛教授根据两次人口普查得出的数据显示,2000年-2010年间,有180个城市的人口在流失,从城市密度来看,将近1/3国土面积的人口在变少。

▲ 2010年与2000年人口密度比

城市收缩,如果再具象一点,除了整区在收缩,“街道办”这一单位也在收缩,龙瀛教授的数据显示,900多个街道办事处人口都在变少。

城市收缩,表象在人口,内在还是看经济。

经济不发达地区,一直以来是人口流失以及城市收缩的重灾区,谋生路要紧,虽然这几年一些中西部城市的人口向东南沿海的转移减少,但是向区域中心城市转移的趋势渐大。

另外,资源型依赖型城市或者单一支柱产业城市,更易收缩,像玉门,老城区依赖石油,石油枯竭后迁移至新市区,而新市区电力又成为支柱产业,顺便还发展了已经“产能过剩”的区块链;像伊春,森工产业很好,但是遇到砍伐禁令,那么其他产业又“独木不成林”。

尤其是在城市化进程迅速的当下,越来越多的大城市放开了落户限制,久而久之,那个城市,变成了户口本上的籍贯,成为了一代人回不去的故乡。

超大城市吸引人,大城市抢人,小城市呢?

搞好经济留住人,起码不要变成下一个玉门。